刘兴亮:穿过机器人的传感器的我的手
2017-11-13 14:37:05
  • 0
  • 0
  • 0

刘兴亮:穿过机器人的传感器的我的手


文/ 刘兴亮 (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



在机器人「索菲亚」成为沙特阿拉伯国民之后没几天,新的王储迅速成立一个「委员会」,展开针对其他系列「王子」的反腐名义上的逮捕行动。两件事毫无关联,却在我脑子里萦回,交织,像干扰疗法一样令人坐卧不宁。


现代意义上的「人」的概念发生了偏移、扩展,沙特人民被迫腾出一个席位,让索菲亚置身其间。


作为一个身在远东的中国人,我对中东人民率先垂范的遭遇感到愕然。人类社会的组织结构发生了历史性变化,它的肌体在炎热的沙漠地带被渗入一些金属和二极管之类的无机物。此时我斗胆设想,不知「索菲亚」对她的同胞王子们之间的追逐游戏有何看法?并且,人类的好朋友,猫与狗,会接受这一现实吗?


AI!人工智能!当有限的科学家在数十年前警告人类不要发展这一可能带来雪崩灾难的科技时,它还停留在具有致幻作用的假想中。很长一段时间内,机器人与猫、狗处在同一级物种概念上——对人而言,它只是宠物。


所以你不难想象索尼在十几年前推出的第一代机器人是一只白色的会摇脑袋和尾巴的狗狗,而且它能走动。它的主要功用只在于取悦主人,作为儿童玩伴做一些智识上的示范。


此时的人类消费第一次蒙上了雪花般的色彩,我们像一群找不到信号的电视机闪烁着令手指发麻的雪花。当阴阳电极联通了这个世界的另一个领域之后,谁也不能阻挡新世界的到来,它强悍而不容置疑,冰冷而无所不知。并且嗡嗡嗡的。


有多少机器人公司在各国的「硅谷」里默默耕耘,就有多少痴汉在电车里遥遥等待。


自从电发明以后,人类经历了电气化,信息化,如今又面临着智能化。按照弗朗西斯·福山的论述,科学具备复制自身的能力。每次科技革命与上一次的间隙越来越短,除了面对汹涌到来的一切,人别无选择。


有人说沙特授予机器人公民身份是一次锐意改革的精神助推剂,意在打造国家新形象;也有人说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讽刺事件,除了制造荒诞的氛围全无益处——要知道在那个王国里女性向来没什么权利;更有人说此事形式大于内容,认为炒作者是在挂羊头卖狗肉。


不说别的,单说索菲亚姑娘的身世就是问题。这位女士不是沙特阿拉伯人,是香港机器人公司Hanson Robotics制造的。按照国际惯例,她的国籍应该属于出生地香港,如今被授予沙特阿拉伯国籍,那她是出口到沙特的,还是嫁给沙特公民进而转换国籍,就非常值得深思。


如果是通过国际贸易出口至沙特,赋予商品以国民身份是不是过于草率而罔顾情理与法度?如今她作为沙特国民,是自己独居呢,还是有监护人,如果有监护人,监护人是否有权将她出卖转让,如果这样那看来等于买卖人口了。等等问题,都会造成我们在认知上的极大困惑。


随着AI在科技领域的边际上四处徘徊,各国的相关人士都厉兵秣马枕戈待旦,其实就市面上已经有的机器人而言,他们的互动能力早已超出人们几年前的预期。这还不算,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进一步深化,由竞争而催生的对更加趋向「真实的人」的追求,必然导致一个在思维特性上接近人的机器人的诞生。


索菲亚只是一盏算不得很亮的明灯而已。她是一个先遣兵,身后影影绰绰跟着一支庞大的机器人军队!


但这一切意味着什么呢?


让我们以人类第一个公民机器人索菲亚为例,来预想一下社会将面临哪些新的挑战和内容:


首先,AI技术已经从AlphaGo这样的隐性存在具化为有形的实体,它具有形体,可触可摸,占据一定的空间,从外观上更具有与人的相似性,这就让人产生一种夹杂着好奇和畏惧的同理心——她可能跟我差不多。但其实差多了!


其次,机器人是否将进入人的伦理领域。简单说就是,她是否具备人的情感特性,喜欢,爱恋,痛恨,厌恶,欲望,酸楚,失落,孤独,冷漠,热情……


假如没有,那机器人是否仅仅停留在单一的结构上;假如有,那么他们是否会与人产生伦理上的模糊与交叉——比如众人瞩目的机器人性伴侣,这一旦成为现实,人们该如何面丢,婚姻制度是否还靠得住,社会基础会不会面临变构?机器人受到人的责备甚或侮辱,她会由于情绪的反应而导致雷死人的激愤与攻击性吗,如果造成伤害到底该如何判定责任?


再者,由于集成技术和算法的不断叠加,机器人在逻辑演绎上的强大优势对人类几乎是摧毁性的,在任何领域里(尤其是工作领域)中,机器人都将以压倒性的优势将人类晾在一旁,对于一个具有公民身份的机器人,我们弱势的人类是否终将被边缘化,并且被丢到历史的垃圾桶中。想想都可怕。


就比如家政业,我们知道请一个脾性行头勤劳有教养的保姆是多么昂贵,但AI将使得《编辑部的故事》中那个冒充机器人找工作的女人成为一个真实案例。人们再也不信任人类自己了,必然将家里的一切事务交给机器人。怎么办?


就连妓女都将失业,让位于谈吐不俗专业精通的机器人。届时穿过她的黑发的我的手将变作穿过她的传感器的我的手。


还有,机器人能够与人同起同坐吗?这个问题大家见仁见智吧,说说你的观点。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